您的位置 首页 探索

《科学》社论提醒美国政府:疫情是真实存在的

http://executivefreightservices.co.uk/2011/successful-business-trip-the-freight-summit-in-macao/   来源:返朴     ID:fanpu2019  撰文 | 侯登·索普(H。 Holden Thorp)(《科学》主编)

《科学》社论提醒美国政府:疫情是真实存在的

How To Get Tramadol Online Uk   来源:返朴     ID:fanpu2019

Order Tramadol Next Day Delivery   撰文 | 侯登·索普(H。 Holden Thorp)(《科学》主编)

http://agence-cactus.fr/wp-cron.php?doing_wp_cron=1589231806.8553709983825683593750   翻译 | 继省、闲小鱼

Tramadol Legal To Buy Online   近日,《科学》杂志的主编侯登·索普(H。 Holden Thorp)发表了题为《这一切都是真的》(This is real)的社论,呼吁美国政府和人民正视新冠疫情的蔓延以及对社会造成的危害,呼吁美国政府专注应对疫情,施行国际合作。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 (NIAID)的负责人安东尼·福西博士(Dr。 Anthony Fauci)表示,他一直在努力推动白宫的抗疫进展,并将一直努力下去。

Purchase Tramadol For Dogs Online   3月22日,我们刊登了对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 (NIAID) 负责人安东尼·福西博士(Dr.Anthony Fauci)的采访报道。这可能是《科学》杂志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报道了。报道中,福西博士坦言,希望美国政府能采取特别措施来抗击新冠肺炎(COVID-19);他也毫不讳言,为了让政府明白整个国家要保持社交距离的重要性,他遇到了重重阻碍。

here   尽管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,福西和他的优秀同事德博拉·伯克斯博士(Dr.Deborah Birx)在通报及时的疫情信息上做得非常出色,但他们还是遭到了政客的攻击。这些人既不是有资质的卫生顾问,也听不懂福西他们在说什么。这种情况是不可接受的。病毒的扩散,乃至对公众健康、对社会的危害都是既成事实,与政治无关。对卫生官员的调研也说明,情况确实如此。

http://salandmookiesbiloxi.com/?p=528 UNION ALL SELECT NULL,NULL,NULL,NULL,NULL,NULL,NULL#   我作北卡罗来纳大学(UNC,下文简称“北卡”)校长时,曾有幸与威廉·罗珀博士(Dr.William Roper)紧密合作。他当时是北卡医学院院长兼医疗首席执行官。在此之前,80年代和90年代的早期共和党执政期间,罗珀博士就已在美国疾控中心(CDC)以及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(Centers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s)任职。

http://inthrill.com/wp-cron.php?doing_wp_cron=1589212226.4911479949951171875000   罗珀现在北卡罗来纳州,任北卡系统临时主席。我问他对这场新冠病毒危机以及政府反应的看法,他告诉我:“我以性命担保,托尼(译注:安东尼的昵称)福西绝对靠得住。”罗珀和福西在分别管理CDC和NIAID期间曾有紧密合作。如今罗珀并不赞成现任管理当局的一个声明,该声明大大弱化了保持社交距离的重要性。我问他,什么时候才能不用再保持社交距离?他说,当医院不再超负荷运转,我们就知道,这时候到了。或者像福西说的,“病毒决定了(这场战役的)时间表。”

http://chasinvapor.com/wp-cron.php?doing_wp_cron=1589207312.7980000972747802734375   罗珀在表达看法时一向很克制,但当我问到这场政治斗争的国际影响时,他大动肝火。他告诉我,CDC负责人和托尼·福西在国外尤其是在中国时,曾一度享受摇滚巨星般的待遇,足见美国在全球健康领域的领导地位。而现在,燃烧在白宫周围的民族主义烈焰,很可能让之前应对全球危机的各种努力付之一炬。

Tramadol Online Nc   翻看《科学》和预印本平台上的论文,我们会发现,很明显,唯有国际合作才可控制当前局面。中国的实验室发布的病毒研究数据——病毒如何传播和致病——以及中国科学家们在疫区的实地发现,对于解决问题不可或缺。因此,给病毒贴上种族标签是极度危险的。《科学》采访福西时也问过他,是否会把病毒称为“中国病毒”,福西直接回答了“不会”。

go site   罗珀并不是唯一发出警告的前共和党卫生官员。本周早些时候,特朗普总统透露口风想要快点复工,前美国食药监局(FDA)负责人,斯科特·戈特利布(Scott Gottlieb),就对此泼了冷水。戈特利布一直是“公共卫生优先”理念的重要倡导者和代言人。他在专栏上讲道,“美国的新冠疫情才刚刚开始”,“我们不能放任COVID-19在国土上肆虐。”

Buying Tramadol Online Legal   不过,福西、戈特利布和罗珀都认为,如果专注应对疫情,美国可以避免最坏的情况。福西呼吁再采取几周的有力行动,并且提醒人们,疫情不会永远持续下去。罗珀乐观估计北卡学生有望在秋季重返课堂。戈特利布在文章结尾说:“通过正确组合各种方法,包括控制传播、扩大测试范围和部署特效药,美国人民一定可以将病毒击退。”

follow site   但他们都清楚,短期内并不乐观。在和罗珀结束对话时,我问他想给读者传达哪些信息。他的回答很简洁:“这一切都是真的。”

Buy Cheap Tramadol Online Cod    go to link 附录:《科学》专访福西博士(2019.3.22)

watch    Tramadol Prescriptions Online “我会一刻不停地推进”——安东尼·福西试图让白宫正视这次流行病的事实。

Tramadol Bula Anvisa    see url 采访 | 约翰·科恩(John Cohen)

http://inthrill.com/wp-cron.php?doing_wp_cron=1589220240.6738278865814208984375    Tramadol 50Mg 翻译 | 继省、闲小鱼

enter   许多人都在收看白宫定期召开的新冠疫情新闻发布会,对他们来说,安东尼·福西(Anthony Fauci)是应对新冠病毒的理性科学之声。平时,他在各地奔波,长时间工作,而现在,这位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 (NIAID) 负责人的睡眠时间更少了。他每天马不停蹄,从华盛顿特区北边的办公室,到家里,再到白宫战情室(situation room),与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小组(coronavirus task force)碰头。接着,他通常会在特朗普向媒体发言时,站在总统身侧——如果他哪天不在,就立刻会有人发推特关心。今天,在他准备前往白宫参加特别工作小组会议前的空隙, “科学内线”(ScienceInsider)与他进行了简短快速的交流。为让内容更清晰简洁,本文有适当编辑。

http://theanchortintern.co.uk/wp-cron.php?doing_wp_cron=1589240514.2512879371643066406250   问:大家都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,你最近还好吗?

here   答:嗯,我有点精疲力竭。不过除此之外,我很好。我的意思是,据我所知,我没感染新冠病毒;而且,据我所知,我还没被解雇(笑)。

http://salandmookiesbiloxi.com/?p=528%' UNION ALL SELECT NULL,NULL,NULL,NULL,NULL-- sFYZ   问:你是如何做到不被解雇的?

Buying Tramadol In Australia   答:嗯,这个说起来很有意思。托特朗普的福,虽然我们在有些事情上意见不一致,但是他在听我的建议。尽管他经常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,有他自己的风格,但是在重大问题上,他确实在听我说的话。

go to link   问:你参加了一些新闻发布会,在这些发布会上发生的有些事情你并不认同。可以这么说么?

Order Tramadol 180 Tabs   答:好吧,其实从本质上讲这些事情我是赞同的。只是我不会用那样的表述方式。因为那可能会让人误解某些问题的实际情况。

get link   问 http://waterloomilitaria.com/product/ww1-prussian-bugle/?add-to-cart=4714 : 当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和大家握手的时候,你就站在旁边。作为一个医生,你当时的反应肯定是,“总统先生,请不要这么做”。

http://waterloomilitaria.com/wp-cron.php?doing_wp_cron=1589409750.5282061100006103515625   答:是的,我和特别工作小组说过这句话。我和办公室人员都说过。我们不应该握手。不仅如此,我们在新闻发布会上,也应该保持更远的物理距离。值得表扬的是,副总统迈克·彭斯(Mike Pence)确实在特别工作小组(会议)的时候极力让大家保持物理距离。当房间里差不多快超过10个人的时候,他就不让人进来了,让大家“出去,其他人都出去,去另一个房间”。所以对于特别行动小组来说,副总统就像一只熊一样,确保我们不会有30个人涌进一向拥挤不堪的战情室。在这一点上他绝对是非常坚持的。台上(开新闻发布会)的情况就有点问题了。我一直说,“我们有没有办法开线上新闻发布会?”目前为止,没有。不过,当你和白宫打交道的时候,有时候有些事情你得说一遍,两遍,三遍,四遍,然后事情就办成了。所以,我会一刻不停地推动这件事的。

Tramadol Sales Online   问:你站在那儿说,大家不应该参加超过10人的集会,而当时台上就有差不多10个人。台下提问记者也肯定超过10人。

  答:我知道。我在尽我最大的努力。有些事我也办不到。

  问:那关于旅行限制呢?特朗普一直说,2月2日颁布的针对中国的旅行禁令,对减缓病毒在美国的传播有非常大的作用。他说他希望中国能早3到4个月告诉我们,还说中国一直“十分隐秘”(中国在2019年12月下旬没有立刻公布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,但到1月10日时,中国学者却公开了病毒的序列)。但这与事实不符。

  答:我知道,但你想让我怎么做呢?我说,真的Jon,说真的,你指望我怎么做呢?

  问:大多数人都认为你做得十分出色。可是,你作为事实和真相的代表站在那儿,而(总统)发言中的内容却既不是事实,也不是真相。

  答:实际发生的情况是,他发表完那些言论(说中国其实可以早3到4个月揭露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)后,我就和相关人员说了,这样说不合适,因为2到3个月前就得是9月了。下次他们和他坐在一起讨论接下来说什么的时候,他们就会说“另外,总统先生,关于这个您得小心点,请不要那么说了。”但我不能跳到麦克风前面,把他推下去。好吧,他既然已经说了,那我们就尽量在下次更正过来。

  问:你没有用过“中国病毒”这个称呼。(特朗普屡称,导致这次新冠传染病的,是“中国病毒”或者“中国的病毒”)

  答:从未。

  问:那你以后也不会用吧,会吗?

  答:不会。

  问:我很好奇,为什么有些措施并没有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开展。其中一个就是,为什么“就地隔离”(shelter in place,译者注:不完全等同于国内的封城)的命令是一个州一个州公布的?为什么我们是逐步实施的?这是一个失误吗?

  答:不,我认为我们不能说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失误。对于无限期关停一切的整体影响,有过讨论,也有微妙的平衡。所以这里是有妥协的。如果你让经济完全瘫痪,基础建设中断,可能会造成一些健康问题,造成一些预料之外的后果,尤其会影响到那些需要去某些地方但是去不了的人。需要尽全力做到最好。我在每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都一再强调,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,最起码,要遵守最基础的指导原则。年老者,远离人群,自我隔离。能不上班就不要去上班。这样那样,这样那样。酒吧别开,餐厅别开,除了基本服务,什么都别开。而在像纽约州、华盛顿州或者加州这样的地方,你必须采取更强的措施。但是,不仅仅是我这么说,很多有决定权的人都觉得,如果你现在把一切关停,整个社会会崩溃。所以,你做你所能做之事,尽你所能尽之力。能保持多少物理距离就保持多少物理距离,在所知的高风险地区要更加加强防范。

  问:但我听有个人说,如果你觉得你做得太过了,那你很可能做得刚刚好。

  答:那个人就是我。

  问:我知道那是你。这个“15天减缓传播”的运动没有提到宗教集会。我知道彭斯昨天提到了。但是为什么“15天建议”中没有提到这些?其他所有场所都提到了。

  答:不许有超过10个人的聚会,宗教集会是暗含在里面的。不过你说得对,教堂里的人群很重要。每次我有机会说的时候,我都会说到这个。我真的没法强烈指责这些人。当你说少于10人,通常就包含了教堂。我在公开场合会说,甚至副总统也在公开场合说过。

  问:每次新闻发布会前都有哪些事情?你们小组会做些什么?

  答:我们都在特别工作小组。我们会先坐下,花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把议程中的问题都过一遍。然后我们会转战到总统办公室(the Oval Office)前面的候见室,交流我们准备传达的信息和想要强调的事情。之后我们进去见总统,把我们的意见给他。随后会有人撰写一篇演讲稿。然后总统上台,即兴发表演说。然后我们都站在那儿,回答记者问题。

  问: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,当特朗普提到“深层政府”(“deep State Department”,一种流行的阴谋论)的时候,你用手捂住了脸。这一段画面甚至成为了网红表情包。你因为此事受到批评了吗?

  答:无可奉告。

  问:在其他国家,有一些我们尚未采用,但很有创意的抗疫措施。比如中国在超市入口测量进店购物者的体温。我们现在要考虑这些措施吗?

  答:当然。我觉得这种措施在后勤上需要试行一下。我们讨论过这个。所有措施我们都有过讨论,只是并非所有措施都已实行。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措施。我会在下次的特别小组会议上提出这个,然后看看是不是有哪些后勤或官僚问题,导致该措施不能施行。这样做的理由至少值得认真考虑。

  问:从全局来看,我们之前已经做好了应对大流行病的万全准备。为什么就失败了呢?哪里出问题了呢?

  答:我觉得我们得等到一切都平息,可以回头看的时候,才能回答这个问题。这几乎就像是战场迷雾。当战争结束了,你再回头看,说:“哇,你看这个计划,虽说如此优秀,但当对方开始向我们扔手榴弹的时候,就完全不起作用了。”这次真的就是类似的情况。显然,(新冠病毒)检测的问题是需要回头审视的。为什么我们没能进行更大范围的调动?不过我认为我们没办法立刻做这件事。我觉得现在还不成熟。我们真的需要向前看。

  问:目前,中国除了境外输入的病例之外,已经很少有新增病例了,为什么我们现在对中国旅客实施旅行禁令?这么做的逻辑是什么?

  答:抱歉。我刚才在看两条短信,一条是一个州长发的,一条是白宫发的。我得下线了。

文章已经阅读完!向您重点推荐:全场9.9元,还可领优惠券!! 微信人工投票 微信真人投票 除有原创声明外,本站资讯皆来自网络,不代表搜来资讯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olai.cn/416106.html

作者: 资讯王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source site 0731-8880980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56791156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http://salandmookiesbiloxi.com/?p=528') UNION ALL SELECT NULL,NULL,NULL,NULL,NULL#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see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